70年非凡歲月,山鄉巨變寫滿廣袤大地。

一條條村道,也發生了歷史性變化。我的老家——湖南懷化麻陽苗族自治縣堯市鎮保洞溪村田坳,是個小村寨,就有一條長6公里的村道。它起于村頭一口老井旁邊,沿著錯落有致的梯田下行之后,便隨著清澈的保洞溪蜿蜒并走,經過柿子坪村與外面的縣道相接。

這條村道,應當是遷徙于寨里的先民用刀砍、用鋤挖、用腳踩出來的,原本的黃土泥巴早已踏成銅褐色,它記錄著村里人們辛勞的汗水。

我清晰地記得1980年初春時節,隊里要添置一臺柴油碾米機,四位健壯勞力輪換著將這臺近200斤重的“家伙”一步一移地從鄉政府農機站抬回來。一路上他們汗流浹背、氣喘吁吁。由于路面狹窄,彎路多直路少,加之路側近懸崖,換棒移腳,都得小心使用巧力。途中,一位堂哥說:“要是哪天拖拉機能開到田坳就好了。”

1984年,社員們在修路技術員的指導下,用挖鋤、鋼釬硬是將村里原來的老土路鋪上了碎石,再用壓路石一來一回地滾壓,村道變寬變直變平了。走在路上,我們可以并排而行,也減少了雨水泥濘的困擾,心情舒暢了許多。山上伐下的木材、上繳的公糧等也可用卡車、拖拉機裝運出去了。

進入上世紀90年代末期,村里有人買了摩托車,開始賣自家的雞鴨辣椒等。隨著車輛碾軋,一些路段路基開始下陷,兩側是凸出路面的泥坨,一下雨,走著難免一身泥。其間,填壓了不少回砂石,讓人苦不堪言的出行問題依然未得到根本解決。

終于,村道迎來脫胎換骨的契機。縣里通過一事一議、綜合交通提升行動、城鄉客運網絡建設等措施,在2009年歲尾,開始通村公路提質改造工程,不到一年時間,一條寬3。5米的新修通村水泥公路建成了。村道竣工那天,堂哥給我打來報喜的電話說:“田坳再也不坳了,田坳和縣城、任何一個地方都拉得更近了。”我高興地說:“哪天你到縣城來,吃個晚飯還可開車回家喲。”

平整的路面、藍底白字的交通標識牌、拐彎處的玻璃鏡子、路邊的護欄……無不顯示著農村交通質量的改觀。咱們苗鄉農村路網不暢、道路狹窄坑洼、村民出行不便的狀況,已經成為過去。

現在,新一輪的農村通達通暢工程已經開啟,老家的村道也改建成4。5米寬的公路,通組通寨水泥道都已完成。靠著黨和國家農村交通建設政策的合力拉動,這個位于麻陽、芷江、貴州銅仁碧江區三縣(區)交界處的小村寨又于2017年開通了連接碧江區瓦屋鄉的公路。

道暢民富。擁有豐富山林資源的老家田坳,因為交通的便利,如今已有好幾位村民獨資或合伙辦起合作社,經營杉木、葡萄等綠色農產品;還有一位在縣城做生意近10年的老鄉又在村里蓋起新房,辦起適度規模的山羊養殖場。毗鄰村寨的蘭山洞水庫,正在開發集垂釣、休閑、養生為一體的山水農莊。

(本文為“我和我的祖國”《民族文學》征集稿件)